第94章:这里只有子弹(1 / 1)

“爷~”陈慧得知宴忱回来第一时间赶过来迎接。

“把所有员工资料给我!”宴忱摔下一句话,随便在卡座上坐下。

宴忱这一举动吓到了陈慧。

宴忱从来不会坐这里,可是现在

陈慧来不及多想,马上把员工资料拿出来。

宴忱翻了翻,最后停留在乔麦的资料上,却被性别一栏震惊了。

女的?

宴忱再抬头看看远处的乔麦。

因为魅夜男女员工的服饰都是一样的款式,加上她一头和男人一样的寸头,很难不被人看作是男人。

但和男人不同,身上还有的女性特征还是有的。

宴忱越看越心烦意乱愤怒的把资料本摔在陈慧面前,一言不发的离开魅夜。

宴忱此时此刻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天生气的点不是因为宋念欢身边出现了朋友。

回到车上,宴忱揉了揉太阳穴:“去我母亲那。”

这是这两年来,宴忱第一次主动回宴家堡。

他没有去宴书怀那里打招呼。

从他记事以来,就从没有把宴书怀当作父亲过。

经过宴书怀独栋大别墅时,里面灯火阑珊,处处洋溢着和谐的气氛。

可母亲那,却显得格外死寂。

这个点文诗已经睡下。

宴忱静悄悄的进去,没有开灯,就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有母亲在的地方,他才能感觉到片刻的安心。

“叮咚叮咚~”突然响起的门铃声惊扰到了宴忱。

怕母亲被吵醒,宴忱立刻打开门,眼神阴狠的看向来人:“你的手还想要吗?”

佣人没想到宴忱回忽然回来,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了:“对对不起二少爷,对不起。”

宴忱细看了一眼,才发现对方不是母亲这边的佣人,而是隔壁的。

“大晚上有什么事?”

佣人吞吞吐吐的说不上来。

“没有就滚!下次当心你的爪子!”

“不要二少爷,是是夫人想吃二夫人做的银耳羹,我”

宴忱狠狠的抓紧门框,瞳孔中似有火在燃烧。

现在是十一点,他的母亲已经睡下了,可那个女人,居然还让人过来使唤他的母亲。

一个早就没有位份的女人,是真的已经把当成宴家的女主人了吗!

“告诉她,这里没有银耳羹,只有子弹,问她要不要吃!”宴忱阴森森的声线吓得佣人当场冒出了眼泪,“一定要一字不差的告诉她,被我发现少了一个字,我拔了你的舌头!”

“是是,我.我会告诉夫人。”佣人如死而复生般庆幸的逃离现场。

宴忱没想到自己忽然这一回来,居然撞到了这一幕。

如果他没有回来呢。

而他没回来时呢,她还有多少次,是这样对待他的母亲!

在半夜将他母亲惊醒只为了吃她做的银耳羹?

他的母亲,曾经也是父亲备受疼爱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啊!

宴忱紧咬着牙根,宴家的不公,从他没出生前就存在了,可作为已经长大成人的他,却连自己的母亲都无法保护,明明她才是宴书怀明媒正娶回家的妻子,却让另一个女人,爬到了她他母亲的头上,自称夫人!

最新小说: 我,专治各种不服 光明神印 开局99级易筋经 大唐扫把星 谋宸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锦临 不灭真灵之文明之路 送君入罗帷 粟旅